關於部落格
BLOG搬家 舊雨新知請移駕http://gn612732.blog126.fc2.com/
  • 283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廢墟霧難散 哀嚎聲不止(四)

 

已陷入混亂 淚流滿面的艾卡轉過身繼續向前跑 淡前方卻又出現了更多的巴克納姆斯人 他們一邊追趕 一邊不停的發出"啊" "呀"之類毫無意義的吼叫聲
情勢逼使艾卡只得選擇另一條路 但若是錯過了通往樹林的密道 他將陷入廢墟無盡的黑暗中
因地基下沉而略為傾斜的迴廊光看著就會讓人產生暈眩感但艾卡依然拼命地跑著
他的上身向前傾 沒有拿袋子的手不停摸索著 邊喘邊不時往自己身後回頭偷看

漸漸地 那群巴克納姆斯族人追了上來 他們不疾不徐的慢慢向艾卡逼近 那距離剛好讓他感到膽戰心驚
更恐怖的是 每次艾卡回頭 看到的防毒面具都在不斷地增加著
艾卡已經無法判斷自己到底是往什麼地方跑了 他只能選擇沒有巴克納姆斯族人那可怕眼睛的岔路跑 但每跑到轉角處 光想著前面可能是條死路 艾卡就快嚇破膽了
背後的麻袋不知何時也早已被刮破 珠寶一件件掉了出去 但極度的驚恐已經讓他失去思考能力而無暇將袋子扔掉
不久後 艾卡明白了 自己只是被那些巴克納姆斯族人當作獵物玩弄
三人中只有自己倖存下來 並不是因為運氣好 也不是因為自己夠警惕 而是因為巴克納姆斯族人把看上去最沒有抵抗能力的艾卡留到最後 就是爲了在這完全沒有娛樂活動的死都裡找點樂趣
等看夠了艾卡拼命奔逃的狼狽樣後 他們就會把他抓住 然後殘忍地虐殺掉
對於那些膽敢冒犯巴克納姆斯族地盤的愚蠢入侵者 他們會活生生地將其折磨到死

一想到自己即將悲慘的死去 艾卡不禁痛哭流涕
就算當搬運工填不飽肚子 至少他還可以回拉巴納斯卡 可是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他拼命地將悔恨與哽咽的淚水一起吞進肚子裡 因為如果不調整好呼吸 他就無法繼續逃命 那些巴克納姆斯族便會毫不手軟的攻擊他
艾卡想活下去 哪怕多一秒也好

他一邊警惕著不斷從背後的防毒面具裡傳來的呼吸聲 一邊連滾帶爬的從台階上翻下去 一個翻滾後 艾卡的腳開始抽筋 但他只是用力的拍打了幾下又繼續逃命
當他追著潮濕霧氣的氣息跑過扭曲的迴廊 穿過荒廢的大廳時 他的眼前出現一片白色的光芒
那是一條與秘道不同的 另一個通往外界的出口
「也許能得救了……」
希望讓艾卡全身的肌肉都興奮了起來 他跑的更快 朝著最後一條路 朝著飄散白色濃霧的出口飛馳而去
牠踢開坍塌下來的石板 飛躍到陽光中…

那一瞬間 艾卡覺悟了 這裡就是他的死地
巴克納姆斯族就是要把獵物趕到這裡

包圍著王宮的溼地腳踝都吞沒了 雖然他已經消瘦不少 但到處都是的泥沼依然承受不住一個錫克族的重量 每往前走一步 腳都會陷的更深
艾卡明白 他沒辦法再跑了 自己已經完全的落入圈套中
他掙扎著想把腳從泥沼中拔出來 同時戰戰兢兢的回頭望去 他看到有六七個巴克納姆斯人臉上正露出可怕笑容的不斷向自己靠近

現在已經沒必要用小跑步來調整與獵物間的距離 所以他們在濕原的泥沼上跳躍地跳著 手裡握著鋒利的刀劍
--邪惡的獵人包圍住他們的獵物

直到這時 艾卡才意識自己背上那個裝著寶物的袋子 他扔下幾乎空了的麻袋 雙手舉過頭頂表示沒有抵抗的意思
他滑稽地左右張望著 把滿是汗水 淚水和鼻涕的臉轉向周圍的巴克納姆斯人
但是 那些猙獰的小鬼並不懂得同情與憐憫
其中一個極度亢奮的亞人走出來用力揪住艾卡的耳朵 將刀子抵在耳根上 他準備先從這裡下手 然後好好地享受虐待獵物時扭曲的快感
艾卡的頭連動都動不了 他只能閉著眼睛 從嗓子裡擠出可憐的哭聲

刀刃割裂開肉 耳朵被揪住的感覺消失了 似乎還有什麼東西掉在地上

艾卡閉著眼 渾身無力地哭著 卻完全感覺不到疼痛
也許是自己已經死了吧 他呆呆想著
如果因此沒有疼痛 那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想活下去嗎?」
儘管如此 但覺得有人在問他話的時候 艾卡還是情不自禁的回答道:
「想…真能回著回去的話 要我做什麼都行 所以…所以神啊……」
「不要靠什麼神 不過 別忘你剛才說過的話」
艾卡膽怯地睜開眼睛 剛才的話如果是幻聽 那也未免太過清楚了 在這同時 周圍吵雜的聲音也傳入他的耳裡
看來兩隻耳朵都完好無損
一個失去手臂的巴克納姆斯人倒在地上 嘴裡不斷發出不知道是憤怒還是痛苦的吼叫聲 而掉落在艾卡身旁 被砍斷的手臂仍握著劍 在地上不停地扭動著
眼前 一個黑影晃動
包裹著全身的布如同黑色的火焰般在風中躍動 艾卡以為那是一個亡靈--在這個地方喪命的人們沒能昇天而留下的 怨念的集合體
「從今以後 你就要走上一條鮮血與憎恨鋪成的路 向我發誓」
黑影回過頭來 那是一個人類 活生生的人類 但他的眼神卻比亡靈更讓艾卡害怕
「發誓 我發誓!我這條命以後就是你的了!」
艾卡不住地點頭 用嘶啞的聲音回答道
「那就不要亂動!」

妨礙狩獵的人類出現後 惱火的巴克納姆斯人發出了詭異的叫聲 然後開始了猛烈的攻擊 被砍斷手臂的那個巴克納姆斯人也猛地站了起來 用另一隻手牢牢握住短劍 朝向那個可恨的男人發動攻擊
但那個巴克納姆斯人的頭顱卻高高地飛了起來 黑衣殘影飄落 兩道暗影劃破白色的濃霧 剎那之間 另外兩個亞人的頭也被砍了下來 腥臭濃黑的血噴濺在防毒面具裡 接著 他們的屍體沉入了濕原的沼澤中

兩把忍刀如同一對漆黑的翅膀劃裂濃霧 人類青年將其倒握 以眼睛無法捕捉的速度飛快斬殺著那些亞人
巴克納姆斯人甚至連使用連攜攻擊的時間都沒有 他們只能任憑件是掀起的黑色旋風肆虐 在來得及反抗之前便被殺死 如果艾卡這時試圖逃跑 他肯定也會被捲進風暴之中
最後一個巴克納姆斯人自知不敵對手 便想逃回廢墟中尋求援助 但他走不到幾步 背後就被一支長長的箭扎進 直刺入他的心臟
巴克納姆斯人一聲慘叫之後 隨即倒進泥潭之中

艾卡看到的 是一塊白霧籠罩下的岩石 那上面有一個維艾拉族的女性 她手持弓箭 單膝跪地 從一個十分刁鑽的角度不慌不忙地把箭射向逃走巴克納姆斯人
如此精準的技巧 恐怕只有帶著弓箭在森林裡生活的人才能擁有

所有的巴克納姆斯人都被解決了 艾卡頓時安心下來 一下子就癱坐在地上 他依然將信將疑地想著 自己竟能再如此的絕境下撿回一條命
但那個人類劍士並沒有鬆懈下來 他帶著充滿殺氣的表情 如同螳螂般將兩把忍刀緊緊握在手中 死盯著艾卡

難道下一個被殺的會是自己嗎 面對著比巴克納姆斯族更可怕的人 艾卡不禁渾身顫抖著想道
本來這個人就完全沒有救自己的理由 也許他單純只是想要搶走自己身上的寶物吧
「真蠢 竟然來偷王室的寶物」年輕而英俊的劍士氣勢逼人地說道
「真是無可救藥的呆子 快過來!」
「不…不要…別殺我」
艾卡坐在陰濕的地上 兩腳不停蹬著泥漿向後退
劍士見狀將忍刀高舉過頭頂 咬著牙惡狠狠地朝艾卡大喊
「你想死嗎!快趴下!!」
「呀!!」
艾卡以為自己會被殺 條件反射地用手抱住了頭
就在那一瞬間 似乎有什麼東西以極快的速度從他頭頂上飛了過去 接著一陣令人不寒而慄的冷風從他背後吹來
劍士敏捷地避開了那一連串的動作 然後將一把刀收入刀鞘 用力拖著艾卡往後退
瀰散在空中的霧氣裡 巨大的牙齒吱吱嗄嗄地相互摩擦著
「你被麻煩的東西被附身了 真是個笨蛋…」
劍士再次握住兩把刀 對著艾卡扔下一句話
「就是因為有這東西 所以巴克納姆斯人才不敢碰這些寶物 現在逃不掉了 這東西……」
滿身泥濘的艾卡趴在劍士腳下 當他抬起頭看到那東西時 嚇的幾乎要失禁了
那是個巨大的骷髏 眼窩裡閃著紫色的鬼火 還長著有如死神的鐮刀般地巨大爪子 兩隻扭曲的角向上豎起 擁有了實體的異形亡靈在濕地發出詛咒般地瘋狂咆哮
那正是艾卡所想像中的怨靈
守護王宮的納布拉迪亞騎士沒能保護君主的遺恨受到魔霧的影響而聚集在一起後 將那些騎士原本高潔的意志 化身為醜陋的怪物
這個強大的亡靈將遺留在王宮中的寶物視為滅亡了的王族的象徵 一直守著寶物庫 它將竊取王室遺物並企圖將其帶走的艾卡當成必須詛咒懲罰的敵人
就算艾卡能從這個地方逃走 亡靈也不會忘記他身上盜賊的氣息 不管相隔多遠 他都能趁敵人睡著之際進入他的夢中 依附在他的精神意志上 將他詛咒致死
雖說是一無所知 但艾卡卻愚蠢地犯下了死都最大的禁忌
「救…救…救救我吧……」
「菲吉亞!」本來離的很遠的維艾拉這時以驚人的速度跑過來
「快逃吧 你的劍不可能打倒它 我的黑魔法對它也沒什麼效果 如果沒有強大的淨化魔法是很難對抗它的」
「是沒錯 阿蘿拉」
劍士--菲吉亞背對著維艾拉女性說道「妳說的沒錯 不要管這種小偷就好了…不過 現在他的命是我的了 我不能丟下他」
阿蘿拉皺了皺她那漂亮的眉毛 小聲地嘆了口氣
「他什麼都想要嗎」
「什麼都沒有 所以才什麼都想要」
亡靈發出了瘋狂的笑聲 再次伸出如同斷頭台上的刀刃般地利爪 菲吉亞與阿蘿拉分別往左右避開 配合地天衣無縫的兩人緊接著展開攻擊
快速射出的劍連續命中骷髏的兩個眼窩 紫焰忽明忽暗 亡靈搖擺著身體低吼著
菲吉亞捉住這一瞬間的機會 將可能被亡靈吸收的 附加了暗屬性的兩把黑色忍刀收進刀鞘中 接著迅速撿起兩把被自己殺掉的巴克納姆斯人所使用的劍
他一邊避開亡靈的攻擊 一邊像陀螺似的轉動著 用盡全身力氣向敵人揮劍砍去

箭矢用完的阿蘿拉與敵人拉開一段距離 然後開始快速的詠唱黑魔法 維艾拉女性的舌頭上下翻動 嘴裡詠唱著複雜的旋律
她只用了常人一半的時間就喚起自己體內的魔力 耀眼的火焰將亡靈團團圍住 高溫令周圍的水蒸氣不斷上升 籠罩著亡靈被焚燒時痛苦掙扎的身影

這時菲吉亞已經迅速撤出火焰魔法的效果範圍
看著眼前精采的配合 艾卡甚至忘了要逃跑 他呆呆地半淹沒在泥沼中 目不轉睛地看著
這兩個人肯定能擊退王宮的守護者 想到這裡 艾卡便覺得可以放心了

但阿蘿拉是正確的

帶著憤怒的詛咒想撤整個溼地 火焰魔法消失 蒸氣被湧出的黑暗吞噬 亡靈面露兇相從黑暗中飛出 甚至能將骨頭燒焦的高溫火焰對它卻幾乎沒有用
菲吉亞原本強大的二刀流也因為巴克納姆斯人的武器太沉重而無法發揮出原本的實力 現在他對敵人的殺傷力根本不及忍刀
「完全沒有用」
「我說過了」
雖然兩人的聲音都十分冷靜 但現狀卻幾乎讓人絕望
如果像現在這樣持續下去 就算能躲過對的攻擊 恐怕也難以在自己的體力和魔力耗盡之前給予它有效的傷害
現在最好的方法 就是拋下被鎖定為目標的艾卡 以求全身而退 但菲吉亞卻完全沒有放棄攻擊的打算 深知這一點的阿蘿拉也努力想著能打破險境的方法
突然 她長長的耳朵動了一下 右耳的耳環也跟著輕聲響起
「有東西正在靠近」
阿蘿拉察覺到的聲音 很快地也傳到了菲吉亞和艾卡的耳朵裡
低沉且強而有力的 如同振翅般的聲音 那是利用魔霧的發動機 是旋轉機關特有的 調整功率環境時所發出的聲音
一艘就連在機械工程技術十分發達的阿爾凱迪亞帝國都很少見的 被稱為飛空摩托車的小型飛空艇在離地面不遠的空中盤旋著 小型飛空艇飛快地從三人身邊掠過 轉了個大彎後又繞了回來
菲吉亞抬頭望向天空 當他的視線捕捉到小型飛空艇的那一瞬間 他看到有什麼東西從上面跳了下來 朝著趁他不備襲擊而來的亡靈踢了過去
那是一個體型巨大的邦加族女性 再接觸到亡靈的一瞬間 她鋼制腳猛地踹了出去
被殺氣吸引過去的骷髏 它的兩眼之間閃耀著義肢放出的光芒
彈夾先是炸裂 然後被排出 同時 可伸縮的鋼制義肢像砲彈一樣彈出 砸在亡靈身上
就像把巨大的槌子砸在一顆碩大的釘子上 半實體化後已具備了血肉的亡靈在近距離受到了如砲擊般的攻擊 接著飛了出去
飛空艇再次靠近 聖光從那裡傾瀉而下 能夠淨化怨靈和不死者 強大而神聖的白色咒語灑在被踢飛的亡靈身上 將黑暗能量徹底清除
凝聚怨念的詛咒之力被淨化後 騎士們的遺恨也就消失 終於 他們可以昇天了
「帝國的人?」
菲吉亞低聲說道 那毫無感情的語氣完全不像是脫離險境後該有的
劍士警惕地看著低空盤旋的飛空摩托車與從泥沼中爬起來的邦加族女性 手中的武器早已換成自己的忍刀
「收起武器!」
從看不到的駕駛席上 傳來一個通過擴音器形成的 夾帶著雜音的聲音
旋轉光輪的轉速慢慢降低 接著 小型飛空艇降落下來
「今天是個好日子 因為我們相遇了」
一個脖子上裝著奇怪機器的莫古利輕盈地從著陸後的飛空艇上跳了下來 後座上的努牟族女性也小心翼翼的走下來 裝著義肢的邦加族爲了保護那兩個人 站在他們與菲吉亞之間
由於那個邦加族女性的臉完全覆蓋著面具 因此無法讀出她的神情
「相遇?」
「我是卻爾比 她是努牟族的伊芙凱娜亞 還有邦加族的朱諾」莫股利調整著手掌上的電極 人為地發出了像是笑聲的聲音
「我們一直在這片充滿怨恨的地方 尋找著因為這裡的死者而同樣擁有強烈憎恨的人來作為同伴」
「…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是…狗」叫做朱諾的邦加族女性用粗礦的聲音回答道
作為一位女性 朱諾的體型大的超乎尋常 她全身覆蓋著紅色的鱗片 卻還是難以遮掩身上處處突顯的肌肉
「一群想咬死阿爾凱迪亞的瘋狗 如果牙縫裡沒有肉 就會怨恨地不停狂吠」
「你們應該也一樣吧 伊芙凱娜雅讀出了你們心中的憎恨」
像是白魔法師的努牟族女性沉默地微微點了點頭
「和我們一起同行 結成同盟 一起詛咒帝國 代替那布拉迪亞 代替無辜的死者 讓帝國付出血的代價」本來應該很可愛的莫古利卻露出了如同飢餓野獸般扭曲的神情
「去告訴他們 已經沒有安穩日子可過了!」

「原來是這樣啊」
菲吉亞收起手中的忍刀 他那英俊的臉上掛著一絲讓人不敢直視的 兇狠的微笑
「慶祝吧 我一直在等這一天 在等這樣的機遇」
莫古利與人類的手 猛力地死握在一起
從這一刻開始 他們成了歃血為盟的盟友
這一天 六名不同的種族結下盟約 他們將共同向強大的阿爾凱迪亞帝國揭起復仇的旗幟 這群素不相識的人將作為瑪斯蒂弗公會的一員 重新開始他們的人生

帶著對暴力的渴望 一群狂徒踏上了他們的旅程
染滿鮮血的道路 盡頭只有破滅

而他們自己 也同樣明白這一點

 

 

 

 

 

 

 


"艾卡坐在陰濕的地上" 卻因為微軟注音選字的問題 陰濕變成陰蝨…當場陷入狂笑地獄=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