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OG搬家 舊雨新知請移駕http://gn612732.blog126.fc2.com/
  • 283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華陽六出-三更

小官小心翼翼地走進冢宰的書房。
“浩瀚大人,”他說,“天已經很晚,今晚您是不是——”
有著令人驚異的年輕外表的冢宰桌子上攤的不是公文。志怪小說翻到一百三十七頁。浩瀚抬頭看看時漏,不慌不忙地搖搖頭說:
“不忙。還未到三更。”

女御小心翼翼地走進陽子的御書房。
“主上,”她說,“天已經很晚,今晚您是不是——”
火紅長髮的少女君主桌子上攤的不是奏章。蓬萊女生常疊的紙鶴折到一百三十七隻。陽子抬頭看看時漏,不慌不忙地搖搖頭說:
“不忙。還未到三更。”

小官和女御都惶惑。
他們並不曉得,這是對於某些人來說,一天中唯一能放縱自己的時候。
月已經沉入金波宮高高角樓之後。更鼓悠遠地在宏大的宮殿群中回響。
“三更……”
浩瀚站起來,整理袍服,整理公文,把志怪小說塞到大袖中。走出書房,他看看滿天星斗,緩步向長樂殿走去。
陽子站起來,整理袍服,整理奏章,把紙鶴扔到櫃子底下。走出書房,她看看滿天星斗,緩步向長樂殿走去。
星辰下,九曲橋。
慶國的君主和冢宰在橋上相遇。三更一刻。
“冢宰,今晚還是那麼晚呀。”
“主上亦很勤政。”
“哪裡,晚上趁沒有人,做一些無聊的事情打發時間罷了。”
“微臣亦是如此。”
他們看著彼此微笑,再看著頭頂的星空。

月升月落。鬥轉星移。
暮鼓晨鐘。流年似水。誰也記不得那是從何時開始,也不會有人知道那將在何時結束。
每夜三更。那是金波宮裡兩個地位至高的人的共同秘密。
他們相遇在宮中花園的九曲橋,彼此都偽裝成已經處理公務到此時,相遇不過是偶然。
一開始也許的確只是巧合,為國事天下事忙亂到身心俱疲的兩個人處理完事情,半夜歸家,偶然地在九曲橋上相逢了。
後來不知什麼時候就變成每晚發生的偶然。
他們靠在橋欄上看著天空,有時浩瀚會回憶起偽王之亂時,伏在玉座之下遠遠看到的那頭火紅長髮。有時陽子也會回憶起,靖共之亂後,她在玉座之上低頭看到的那張年輕得令人驚訝的面孔。
大多數時候他們笑著談論無關緊要的事情,比如志怪小說的內容,比如蓬萊紙鶴的疊法。
有時候他們只是望著天空。
三更二刻,他們分開。
一個回寢宮,假裝處理公務到此時。
一個回府邸,假裝處理公務到此時。
慶國上下都慶幸自己有勤勉的君主,和勤勉的冢宰。
次日早朝再見,她在玉座上,他在玉座下,依舊一個是主上,一個是臣下。
月升月落。鬥轉星移。
暮鼓晨鐘。流年似水。誰也記不得那是從何時開始,也不會有人知道那將在何時結束。
玉座上莊嚴賢明的主上和玉座下謹慎達練的臣子,心中總是同時復響著悠遠的更鼓聲。

每夜三更。
星辰下,九曲橋。
那是金波宮裡兩個地位至高的人的,唯一共同秘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