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OG搬家 舊雨新知請移駕http://gn612732.blog126.fc2.com/
  • 2832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華陽六出-心鏡

景麒想,自己大概一輩子都不會有勇氣對陽子說出口,那天他究竟看到了什麼。
氾王、隨從,大概還有其他的一些人吧,不過他全都沒有注意。
紅墻、碧空、白雲。
還有兩位主上。
兩個一模一樣的紅發少女站在他面前,微笑著望著他。
“啊,景麒,這位是——”
其中一個陽子開口了。
他目瞪口呆地看著她們,問:“主上,這位是……”
另一位陽子卻笑了起來。

幻覺不過持續了一秒。
紅墻、碧空、白雲。
主上,以及從來沒有見過的金髮少女。麒麟的光輝。
“啊,我們是氾王的使者。”

原來如此。

蟲蛻衫。
『“就是這種東西。對看見它的人來說,它能讓你看到你所喜歡的人的樣子。”』
洋娃娃一樣可愛的氾麟笑得人畜無害。
『“不過,對於台輔來說可是一點用也沒有啊。”』
正在發呆的景麒聽到這話,急忙補充,是啊是啊,『“因為我能看到麒麟的氣。”』
他長長地嘆了口氣。行了禮抬頭看見陽子眼裡微微的嗔怪。
對不起……他心裡說。
陽子對慶國的初赦是廢除伏禮,對景麒的初赦是廢除嘆氣。
可是他還是老是要違反這初赦,因為很多事情他不明白。
通常牽扯到陽子的事情他就會開始不明白。
比如為什麼自己竟然把穿著蟲蛻衫的氾麟看成了陽子。
從道理上說並不奇怪吧。陽子本來就是自己最重要的人,是自己的主上啊。所以看到陽子沒有什麼值得驚訝的。
古怪的是自己為什麼會被蟲蛻衫的幻象迷惑。難道說,自己不是麒麟嗎?或者說,自己的能力上有什麼缺失?……
景麒就這樣辛苦地思考著這個問題,想得腦袋都疼了。陽子和氾王嘰嘰呱呱說了半天話,他一句也沒有聽進去。神不守舍直到氾麟開始扯他的衣襟。
“喂,主上可都走啦。”
景麒跳起來。走了?他瞪圓眼睛。氾麟則笑了。
“那麼激動幹什麼,不過是去看看戴國的將軍。”
這樣啊……景麒舒了口氣。陽子不過是暫時離開。
他看著陽子那火一般的紅發在碧空下飄動,漸行漸遠。然後他突然有些高興地想到,雖然時時感到困惑,但自己已曾發誓“不離御前”。
那麼就是這樣。景麒一本正經地下了結論。
能時時刻刻看到那頭紅發,大約就能解答心中所有的疑問吧。

剛給自己找了個滿意解釋,景麒突然察覺小小的牽動。低頭一看,氾麟扯住他的衣服狡猾地笑。
“景台輔,你剛剛不會把我看成別的什麼人了吧。”
景麒不會撒謊,臉上立刻變色。
氾麟湊近他。“蟲蛻衫對麒麟是沒有效的,不過呢……”
景麒猛地跳起來。“我去為您泡茶。”飛也似地逃走。
氾麟惡作劇得逞般嘰嘰咯咯地笑起來,然後用只有自己才聽得見的聲音說:“果然還是隻小弟弟嘛!”

這是真話。雖然外表高大,實際上景麒也只是一隻很年輕的麒麟而已。

所以他也不曉得一件事情。氾麟沒有說完的事情。
蟲蛻衫對麒麟是沒有效的,但是,只對無欲無求的麒麟才沒有效。
對於有欲有求的麒麟而言,蟲蛻衫也不過是心鏡。
所以,要讓景麒明白“喜歡”和“最重要”之間的區別,那大概要很久、很久之後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