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OG搬家 舊雨新知請移駕http://gn612732.blog126.fc2.com/
  • 283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胡不歸 曼珠沙華

女子獨自放浪地笑著,跌跌撞撞向前走。
她停在路角,伸手撫開擋住視線的長髮。昏黃的路燈下,雪花開始慢慢地飄落。
就在那一刻她看到了他。
路燈下那個男子的幻影。
她驚訝地想著,這個只有物質女人和物質男人的城市裡,竟然還會有如此雄性的動物存在嗎。
那男子的裝束非常奇怪。
像是戰國時代的武士,但又不同。更威嚴,更古老。純黑色的鎧甲覆蓋著高大的身軀,腰間佩戴著長劍,身後的披風已經沾滿血污破爛不堪。但他站在那裡,仿佛就是某個古老時代的化身。那個愛情和誓言都至死不渝的時代。那個勇氣和尊嚴比生命更高貴的時代。那個已經不存在的妄想時代。
那男人回頭,仿佛是在看她。
男人有雙不可思議的深紅色眼睛。仿佛血一樣的顏色。但是,在路燈那橙黃色的光芒映照下,竟然顯得意外地溫暖。
男人的長髮仿佛是雪的幻象,微微閃爍著銀白的光芒。
“迷路了?”他問。
那聲音真好聽,她迷迷糊糊地想著。和自己的某個男人一樣,既低沉又渾厚。可是有好聽嗓音的那男人曾奪走了她所有殘存的真心。
她目不轉睛看著那奇異的男子,咧嘴笑了。
“迷路了!”仿佛只是在無意識重複他的話。迷失在無數的失望之路中。
男子的目光中流露出難以言述的情感。“和我一樣,”他低聲說。“我也迷路了。”
隨後他看向她,輕聲問道:“你知道一個叫高裡要的孩子嗎?”
她歪著頭看他。“我認識很多男人,但不認識孩子。”
他臉上微微露出一絲悲哀的表情。
“或者他已經不是孩子了?”他說,“我已經記不得到底過了多長時間。那個時候他的手掌只有我手掌的一半大小,聲音還仿佛小鹿,身子纖細仿佛河邊的幼柳,但現在或許他身材已經和我一般高大。”
女人帶著譏諷的表情看著他。
“你要找到他做什麼?”
“保護他,”男子說,“我曾答應過他。”
女人不可抑制地大笑起來。
“然後呢?”她邊笑邊說,“然後你背棄了諾言。”
男人表情中流露出痛苦。那是一種堅韌深刻的痛苦,對於他本人或者情感都是如此。
“是的。”他低聲說,“所以我一定要找到他。”
女人笑纍了,冷眼看著他。
天下所有男人都一樣。她想。自以為是的背信棄義者。
可是他那目光多麼溫柔。
或許他是真心的?
想到這裡她又笑了。媚眼如絲,她看著那個仿佛困在城市中的野獸一般的男人。
“你想知道他在哪裡嗎?”
“請務必告訴我。”
“那麼擁抱我。”
男人睜大眼睛。女人哈哈笑了。
“擁抱我……吻我,對我說你這樣的好男人愛我。”
男人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幾乎是一個苦笑。
“那樣,我就告訴你你想找到的人在哪裡。”
“為什麼?”
“你迷路了不是嗎。我也迷路了。既然同樣是丟了重要東西的可憐人,我們彼此也該用自己的溫暖扶攜一下對方不是嗎。
“我指給你路,請你也指給我路。”
請讓我知道,這個世界上依舊存在著真正的溫柔。
依舊存在值得為之犧牲的諾言和情感。
男人看了女人很久。看她放浪而落寞的笑。
血色的眼神變得深沉。
“我明白了。”他最後這樣說。
他向女人走去。
女人微笑著看那越走越近的高大身軀。那懷抱會是怎樣的溫度,會是怎樣的堅定,是否足夠她長久停留。
她張開雙臂。

就在那一瞬間,她透過他的眼睛看到開滿白色花朵的原野。
就在那一瞬間,他消失了。

昏黃的路燈下,雪花慢慢地飄落。
但她擁抱的卻只有空氣。
她愣了一下子。
大笑從她胸膛裡爆發出來。
之後她順著路燈坐倒在地上,發出了嚎啕。

[背書]
“用語言很難表述啊。蓬萊的居民好象往往無法看到到了那邊的我們。就算真的看到了,也會覺得是看到了幻象,……要在那邊保持人型是非常困難的,會非常不穩定,……也有可能會像遁形一樣突然消失,溶於空氣中。……不是胎果的人想要待在那邊有固定存在的形態是很困難的。只能像個鬼魂似地待在那裡。”
————《黃昏之岸 曉之天》

注:曼珠沙華,即彼岸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