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OG搬家 舊雨新知請移駕http://gn612732.blog126.fc2.com/
  • 283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廢墟霧難散 哀號聲不止(八)

達克勒研究所的入侵事件,特別是躲在最上層避難的席德博士被入侵者襲擊、並且僥倖逃脫的事實,給了剛剛透過肅清元老院派勢力,而自信能夠給周邊安寧的公安總局帶來強烈的打擊。
根據證詞,入侵者一共有三組。在神都・布爾奧米塞斯擊敗裁判長貝爾加之後就下落不明的達爾瑪斯卡公主・艾雪一行人和單獨潛入神秘男子──關於這個人物,席德博士爲了保守秘密,於是利用自己的特權,拒絕提供一切證詞。不過這個男人和艾雪等人一起逃離卻是明顯的事實,所以被認定這是聲東擊西的別働隊。
另外一組身分和目的都不行的小規模集團,則留下了收集過情報的痕跡及警備隊士兵屍體上銳利的刀痕。
這對於擔任索利德家族的武裝親衛隊一職並掌管整個帝國治安的公安總局來說是充滿屈辱的失態。就算賭上執法者──裁判長的威信,也一定要找到這群謎一般的犯人的線索,將他們逮捕歸案。總局將搜查範圍擴大到舊市街,展開了徹底的搜查。
如果這裡是別處的某座城市,那麼或許不會露出馬腳;但這裡是帝都阿爾凱迪斯、是一個龐大的情報網,所有訊息及耳語都會在這裡相互交換傳遞,是告密者和情報販子的大本營,再加上遠遠超過行情價格的高額報酬,公安總局很容易地便在這裡構築起情報網;數量龐大的情報迅速聚集起來,這其中自然有"最近才來到舊市街,卻在事後突然消失的一行人"的消息。
瑪斯蒂弗工會儘管在帝都周圍假裝成陌生人,故意避開集體行動,然而以他們個人來說就已經是很引人矚目了;失去聲音的莫古利和裝有義肢的邦加、美貌驚人的維艾拉,在加上罕見的努牟族;這些新來的人突然間集體失蹤,從這點分析來看,很難把這些人之間的聯繫切割開來思考。而且很多目擊證詞顯示,同一時期來到這裡的,還有一個錫克族和一個冷漠難以接近的人類男性。這六個人很快地被鎖定為嫌犯。
更糟糕的是,在參與現場鑑識分析的人員當中,還有先前駐紮在拉巴納斯塔的驗屍官。同時也負責調查襲擊王宮事件的這名調查官在士兵的屍體上發現了獨特的創傷──乾淨俐落的傷口。推測這恐怕是倒握的兩把刀造成的致命攻擊,這也和拉巴納斯塔宮中的多名死者傷口一致。根據這份報告,逃走的六名嫌犯更被認定為先前在帝都連續息及帝國士兵的凶犯。
公安總局意識到在國內潛伏著窮凶惡極的的恐怖份子,於是通知全體裁判將通緝和捕捉案犯的範圍擴大到阿爾凱迪亞全境。此外他們還編制了多個專案小組,將擅長追蹤搜查的人員派往各地。看起來,他們誓死決心要將那些闖入帝國領地的獵犬趕盡殺絕。

由引人注目的六個種族組合的瑪斯蒂弗工會想要在帝國領內完全躲藏起來是不可能的。而且詳細的通緝令已經貼出,帝國將他們列為一級通緝犯,所以被發現也只是遲早的問題。
如果只是打算逃脫,那麼現在迅速逃出帝國前往羅札利亞、或者是解放軍勢力範圍已是刻不容緩。
但他們並沒有撤退的意思。就算被獵犬追蹤,但只要將牠的主人喉嚨咬斷就可以了。
破壞性的思維在瑪斯蒂弗工會的成員中洶湧翻動著。

從達克勒研究所所獲得的文件上,記載著驚人的計畫實際存在的實驗結果。從前,將大量魔霧以人為的方式注入到魔石中的技術一直被視為理論難題,這項研究不僅能夠利用有限的資源,還能夠以原先數百、甚至上千倍的效率操縱能源;現在,它已經由席德博士完成了。根據卻爾比的推測,這可怕的超級兵器,現在僅差一個部件就能夠完成了。
夠過壓縮、積存大量的魔霧,超弩級戰艦的啟動和運用將成為可能──這已經不再是屬於飛空艇規模的範疇,是一個壓至天空、君臨天下,永不沉沒的空中要塞。只要能夠獲得足夠的動力升上天空,接下來只要利用大氣中抽取出的魔霧就能夠維持半永久的活動性;魔霧中蘊藏著的無盡的魔力,也能夠輕易轉換成超乎想像的攻擊能量。
從實驗數據來看,卻爾比認為它足以造成可匹敵…甚至是超越納布迪斯悲劇的大規模殺傷力。絕不能讓這個殺戮兵器升上天空。
這個裝置的啟動初期需要從魔石中抽取大量的魔霧,但席德是從哪裡獲得這些魔霧的,卻爾比現在還是沒有頭緒。但是將擴散在大氣中的魔霧抽取出來的技術、能夠建造巨大飛空艇的面積、以及他國諜報人員無法接近的地理位置…等幾個因素粽合起來分析,實施這項機密計畫的廠所,僅限於幅員遼闊的帝國領土內。再從需要反覆迂迴才能達到目的地、偽裝物資建材運輸程式來分析,卻爾比將這塊區域確定在位於阿爾凱迪亞東北地區的山岳地帶。
根據推測,空中要塞已經進入了倒數計時的階段。如果獲得了啟動能量,那就真的無計可施了;躲避公安總局裁判追擊的同時,眾人正急著趕往邊境地區。
這是充滿痛苦和疲憊的旅程。雖然從雷達斯那裡借到小型飛空艇,但因為空路的警備加強,考量到有被發現的危險,眾人不得不放棄這條路徑。他們帶著準備好、用於破壞工作的材料…當然,這些材料基本也是由愛卡背著的…悄悄選擇了陸路。
帝國東北地區廣闊無邊,那裡土地貧瘠、少有人煙;這樣就不用擔心被平民發現了。不過他們每天都會看到駕駛著巡邏艦的裁判隊;因此,阿蘿拉能否在被發現前,透過感應能力去感知會擾亂魔霧的旋轉機關正在接近,與一行人的安全有密切相關。所以阿蘿拉與其他成員們一刻都不能鬆懈,他們神經緊繃地拖著疲累的身驅長途跋涉著。
就這樣,瑪斯蒂弗工會最終來到了通往目的地、群山險峻的山麓地帶。山的斷面上殘留著可以追朔到加爾特連邦時代的痕跡;如今,這裡只剩下人跡罕至的山道,等待著精疲力盡的眾人到來,吸引著他們進入如同死都般、充滿濃霧的山中。

在那裡,依芙凱娜雅看到了幻覺。
破戒那天起便從眼前消失的、神的幻影。

依芙凱娜雅已經活了百年。但對於擁有人類三倍壽命的努牟族來說,這只不過是人生旅途的一半。但她的心卻已接近死亡。失去了心靈支柱、開始復仇的這兩年間,依芙凱娜雅的精神以可怕的速度,迅速衰老了。
她將自己的前半生都獻給了基爾提亞教的傳教活動;將光之女神法拉姆奉為眾神中心的這個傳統宗教,現在基本上已經不再進行佈教活動,而是採取了讓希望脫離世俗、進行精神修練的人自行選擇的宗教態度。依芙凱娜雅所屬的教派是遠離布爾・奧米塞斯的影響,提倡"善神面前人人平等"這個古典教義的復古主義異端派。
因為這個原因,她在熱衷於自身修行的同時更打從心底堅信光之神守護著這個世界。雖然這個世界上的確存在著殘酷與邪惡,但這些只不過是被法拉姆打碎的暗之神所遺留下來的碎片,發揮不了什麼強大的邪惡力量。人之初、性本善,人性的光輝可藉由基爾提亞教的教誨,透過磨練自身而從內心深處展現出來。所以,她堅信著位了更多的民眾,哪怕只有一人也好,都要努力的傳教。
如此深篤的信仰,卻將她逼上了破戒的地步。
眼前的納布迪斯如此悽慘,遠遠地超過了她所能夠容忍的"過錯"、光之神可以無視的"邪惡"。既然能夠容許阿爾凱迪亞帝國胡作非為,那法拉姆也絕不是什麼善良的神祇。或者說,從一開始就不存在著可以影響世界的諸神…如果不這麼想的話,依芙凱娜雅會無法接受長久以來對基爾提亞教熱情投入的自己。
強烈的信仰背叛了自己,於是她殺死了心中的神。
爲了驅散所有只會讓人產生疑惑的光之幻覺、並對邪惡的化身阿爾凱迪亞帝國進行裁決,依芙凱娜雅捨棄了不殺生的戒律,自願走上了暴力之路。
面對眼前的目的地,她已經精疲力盡了。本來努牟族和其他種族相比,靈性在體內的比重更高。也正因不依存肉體而得到長壽。所以反過來說,他們的心理一旦患疾就很容易死亡;也就是說,依芙凱娜雅已身染絕症。從破戒的那一天起,她的心靈就已經開始走向死亡。
精神出現衰老現象的努牟族,稱其陷入瀕死狀態也不為過。現在支持她行動的,只是出於身為瑪斯蒂弗工會的一員;對出生入死的同伴們的關心之情。
這段生死與共的時間雖然只在她的生命中占據了一小部份,但盟約的重量卻足以和祈禱近百年的基爾提亞教相抗衡。
"爲了幫助他們,我絕不能在這裡倒下!"身為傳教者而培養出的強烈意志,不斷抵抗著永眠的誘惑。
但是,她的感官已經接近死亡。在充滿濃霧的山上,逐漸連手指觸感都無法感覺到的依芙凱娜雅,她的意識不知從何時開始也逐漸地模糊了起來。
忽然間,她眼前光芒閃爍。在光輝閃耀的光環中,可以看到一個人影;心中本已崩潰的、她所崇敬的女神法拉姆的幻影突然出現在她面前,彷彿是對陷入迷途的孩子伸出了救贖之手。
「大姐!」
不知從哪傳來的艾卡的叫聲,就在她反應過來的一瞬間,依芙凱娜雅一腳踩空了。眼前出現的女神,其實是照射過來的夕陽映襯到濃霧後折射而成的、依芙凱娜雅自己的身影。
她從佈滿尖銳砂石的山崖上滾了下去,一直滑落到遠離山頂的山澗,矮小的身軀重重地落在突出的岩石石盤上。

……原來如此。就算神確實存在,也不會來迎接現在的我吧。

沒想到自己還有這種期待,依芙凱娜雅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遭受重創的身體已經麻木,無法正常行走了。就這樣結束吧…這裡就是我的葬身之地。她放棄了求生的念頭。
「我馬上去救妳!」
上面傳來了拉高音量後的聲器發出的聲音。
「不可以,卻爾比…不要管我。」
好不容易從嗓子裡擠出聲音來阻止卻爾比後,依芙凱娜雅想起自己還揹著一件行李;這裡面裝著爲了進行破壞工作而準備的物品。那是將"爆彈"這種怪物身上掉落的濃縮爆炸性物質融合了從大陸的兩棲生物身上取出的貴重油脂後、精製而成的強力炸藥。如果無法將其回收,那麼瑪斯蒂弗工會在面對敵人時就會失去一張王牌。
爲什麼不快點將東西託付給其他隊員呢?此時的依芙凱娜雅很想詛咒愚蠢的自己。
「請把繩子扔下來…無論如何也要把炸藥……」
「等等!旋轉機關正在接近!」
突然阿蘿拉緊張地提醒眾人,接著齒輪轉動的聲音馬上也傳入了依芙凱娜雅的耳中。
「居然在這種地方還有巡邏艇…能躲起來嗎,依芙凱娜雅?」
「我試試……」
她用力撐起疼痛的身體,要是能夠集中精神的話,倒還能夠麻痺疼痛來行動。然而岩石上卻連一塊能夠遮蔽的障礙物都沒有。
接下來的一瞬間,沿著山脈的方向一道強光照射而來。依芙凱娜雅的身影在光線照射下暴露無遺。
「發現了!發現他們了!」
站在巡邏艇甲板上的裁判朝著艇內的掌舵手興奮地喊道,消息迅速地被發送到追查部隊的本部,這時就算同伴們擊沉這架巡邏艇也為時已晚。即便從迫近的追捕網逃脫,他們前進的目的地在這裡也已經暴露,潛入工作完全不可能實現了。
依芙凱娜雅陷入絕望之中。乾脆一口氣落入崖底摔死的話就好了,偏偏落到途中還被敵人發現,使同伴們的計畫泡湯了;這是多麼難以忍受的後果啊。
「發現了兩個,有兩個。剩下的……再靠近點!」
聽見裁判喊道有兩人的時候,她吃了一驚。依芙凱娜雅看了看背後,發現巡邏艇發出的光線和剛才的夕陽一樣,照射過來時遇到濃霧而產生折射,於是造成了幻影,結果裁判就將它當成其中一名同伴。
依芙凱娜雅腦中靈光乍現……命不久矣的自己也許能夠利用這種現象爲破滅的計畫重新帶來一線光明。
她使用起迷彩魔法,不過不是施展自己身上進行隱藏,而是將焦點稍微偏離後才發動魔法。在她與探照燈之間形成了使光曲折的氣層,投射過來的光線在遇到氣層後擴散開來,使得依芙凱娜雅背後的幻影增殖;現在看起來就好像被通緝的所有恐怖份子都在這裡一樣…
「不對,有六個人!不會錯的!」
確認了喊叫聲的內容之後,她從行李中取出炸藥,將其點燃。
竄上的火燄將岩石吞噬了。爆風四散,高溫烤焦了整座山;爆炸產生的衝擊波讓巡邏艇的旋轉機關發生異常,飛空艇失去浮力、緩緩下沉著。
裁判最後看到的是六名通緝犯自盡的場面,從爆炸的場面來看,他認為最後無人能夠倖存。於是報告再次發送到本部:企圖侵入空中要塞建造設施的通緝犯一行人全部被炸死。當然,在發送消息的同時,他們沒有察覺到依然留在山道上的五人。
在肢體被扔出的炸藥炸的支離破碎前的片刻,依芙凱娜雅的靈魂已經離開了肉體。
降臨而下的光芒引導著她穿越濃霧、升上天空。在那裡,她終於清楚地看到了真正的神。
覆蓋著天空光彩照人的身姿,彷彿安慰著已筋疲力盡的信徒般將其包容。依芙凱娜雅終於遇到了自己長久以來追尋著卻又錯過的神祇。夙願終得實現。
如果這是臨死前做的夢,那麼她也很滿足了。
但她最後掛念著的還是菲吉亞與阿蘿拉。從一年前相遇的那一天起,她就一直抱著一個疑問;但她決定不過問。因為她預感到如果問了,肯定會破壞掉什麼。

那時,依芙凱娜雅感受到了憎恨帝國的強烈意念。所以他們才會在死都相會、結成由六名成員組成的瑪斯蒂弗工會
但是……
她在情感的感知並不如精神感應般靈驗。所以依芙凱娜雅認為那意念是由據說可以和森林對話的維艾拉族所散發出來的;正因為如此,所以自己才能感受到。然而實際上,在濕原散發出強烈憎恨情感的並不是阿蘿拉,而是菲吉亞。但就算再強烈,她也無法明確感知人類的情感意念。
依芙凱娜雅就這樣帶著疑問升天了。得到滿足的靈魂逐漸消散;同時,她的疑問也化為烏有。
播下失敗的種子後,終於要進入最後的戰役了。

天空中的巨大要塞──巴哈姆特的內部。

 

 

 

 

 

 

***

除了朱諾以外 依芙凱娜雅是另一個讓我頗感心疼的角色

很多時候都是這樣 男女情感 家庭關係 政治傾向…明知道自己所追求的信念出了問題 卻仍死不肯放手
即使事情一敗塗地 即使傷害了別人也傷害了自己 卻仍如抓水中浮木般緊抓著不肯放
明明其實自己心底很清楚那不過是跟水中朽木…抓著它自己也終將沉沒……

不過…

可以把整座山都炸了…爆彈這傢伙原來威力這麼強嗎=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