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OG搬家 舊雨新知請移駕http://gn612732.blog126.fc2.com/
  • 2832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廢墟霧難散 哀號聲不止(九)

那裡有被稱為"瑞多拉納"的無底瀑布、面朝大海的巨大孔穴;而漂浮在旁邊的孤島上,相傳自神話時代變便立於此的大燈台以直沖雲霄之姿,盡顯威容。
在這座高塔的最頂端,那盞從遠古時就不曾熄滅、一直照耀至今的"燈",正是啟動阿爾凱迪亞的王牌武器所不可或缺的魔霧之源。自稱"神"的那些古老存在爲了統治人類而授予的"天陽之繭"…這顆蓄積了無限魔力的巨大寶珠就算被砍成碎片,也還包含著足以引發納布迪斯悲劇的能量。席德博士完全解放了包含在這顆繭內的力量,企圖將釋放而出、無限膨脹的魔霧注入空中要塞・巴哈姆特。
這個過程如果能夠徹底完成,那麼巴哈姆特便將化身為無敵的存在;被解開封印的天陽之繭,就在即將臨界至暴走邊緣的那一瞬間,卻被成功抵禦了"神"的誘惑的艾雪一行人打碎了。所以,被釋放出的魔霧只剩下最大預計容量的數千分之一供給了巴哈姆特。
即便如此,這驚心動魄的啟動時刻也足以讓人銘記於心了。停止的心臟,被灌入了漫布於天空的生命之火──魔霧。
帝國北方的高地上,等待著覺醒時刻的鋼鐵拒受發出咆嘯般的低吼聲。規模前所未有的旋轉光輪緩緩啟動,不一會,這架超級巨型機體便解開了軛,開始朝上空浮起。
天才工程師席德遺留下的最後一個孩子,伴隨著足以撼動大地的初啼駛向了天空。

以伊芙凱娜雅的犧牲為代價,瑪斯蒂弗工會摸索著、終於到達巴哈姆特的誕生地。
那真可以說是一個無比幸運的時機。就在天陽之繭臨近破裂之前,趁著帝國高層因為考量到吸收魔霧的影響而將警備兵撤回去的間隙,他們成功的潛入了原本連接近都很困難的設施內部。不過,在現場執行破壞巴哈姆特的任務已經不可能了。在已經失去了準備好的炸藥的情況下,絕對無法給予根植於陸地上的巨大要塞造成致命的破壞。他們能做的,最多就是乘上即將啟動的巴哈姆特並潛進貨物區。
他們剛剛完成潛伏,自繭內產生的洶湧魔霧便如巨浪般、氣勢兇兇地朝高地湧來。這雖然不是招來災禍的活化性物質,但瀰漫在大氣裡的濃度卻已遠遠超越了當時的納布迪斯
「唔…啊!」剎那間,一股強烈的頭痛朝菲吉亞襲來。魔霧風暴造成的痛苦,讓劍士不禁痛苦地雙手抱頭,背像弓一樣蜷縮著倒地翻滾起來。
「菲吉亞!」
「大哥!」
阿蘿拉和將大量物品從身上卸下來的艾卡聞訊趕來。但就算有力大無窮的錫克在,菲吉亞的身體仍難以抑制的劇烈顫抖著。
在混沌的意識中,悲劇記憶的影子如刀光般驚現一瞬,撕裂了黑暗。不斷浮現的閃光將封存著多重記憶的昏暗幕障毫不留情地撕碎……

記憶的畫面從遭遇那場災難之前開始;他的眼中所看到的片斷場景,每隔幾秒就變成分散的碎片,相繼復甦、交互疊映。

月光下,他漫步在濕潤如麟片般閃亮的雨花石馬路上,從建築物的陰影裡能夠窺見納布拉迪亞士兵的身影。接著,他走進了一座莊嚴、看起來像是王宮的建築物內。他手裡提著一個金屬制成的大箱子;箱子裡看上去像是很貴重的東西,是一個約雞蛋大小、有著奇特形狀的石頭。接著,火焰噴發。在夾雜著閃電雷鳴和冰霜飛舞、狂亂的地獄中,他看到一個維艾拉站在自己面前…
然而這時候,恣意狂奔的魔霧被吸收殆盡,於是腦中記憶的閃現便隨之嘎然而止。
停止發作之後,菲吉亞睜開眼,看到的是和最後殘留在腦海裡相同的畫面──阿蘿拉。但是她臉上的表情卻完全不同。
出現在眼前的,分明是能夠讓甦醒過來的他安心不已的、維艾拉美麗的臉龐。儘管阿蘿拉平時看起來總是冷若冰霜,但那種冷淡的態度其實是維艾拉族特有的表徵。菲吉亞很清楚,她擁有一顆比任何人都溫柔的心;是阿蘿拉一直支持著失去記憶的自己。那臉龐正是早已習以為常、也只有自己最了解的阿蘿拉。可是,在悲劇的記憶中,她的臉上是如此深刻地寫滿了仇恨。當時阿蘿拉盯著他的神情,就像是一隻齜裂著獠牙的野獸。
菲吉亞的胃裡像是被塞進了可怕的食物一樣地難受。他一邊拼命嚥回翻湧而上的苦澀胃液,一邊使勁搖晃著頭,試圖把這既非夢境抑非現實的情景從腦海中揮去。
自己已經陷入混亂了。置身於濃密的魔霧中,竟會產生這麼荒唐而不真實的記憶……是的,他只能這麼說服自己。
就在菲吉亞好不容易恢復平靜的時候,升至天空的要塞吸收了所有的魔霧、順利運轉起巨大的旋轉引擎並進行著水平方向地移動。
爲了迎接獨裁者維因・索利德,空中要塞繞過帝都,直接朝為了向阿爾凱迪亞的反叛者顯示其壓倒性力量而預設的戰場──原達爾瑪斯卡王都・拉巴納斯塔前進。

「只有我們幾個是沒辦法毀掉巴哈姆特的。」
潛伏的日子已經過了差不多兩天,艦內緊繃的情緒開始有所增長。不過,帝國大概沒有預料到在這個時候還會有入侵著的存在,所以目前設置在貨物區和連接區域的警備體制都處於極度鬆懈的狀態。瑪斯蒂弗工會把握好哨兵的巡迴時間和路線,並以此為依據、時常更換潛伏地點,好在完全不被察覺的情況下既可讓身體得到休息、又能夠調查巴哈姆特的機會。

空中要塞已經到達拉巴納斯塔附近的空域,和昂多魯侯爵率領的解放軍艦隊的交戰、很快就要開始了。

按照常理來考量,採取和巴哈姆特正面交鋒的戰略,無疑是頭腦不清楚的人才會做出的決策;但這是因為搶先衝出而被抓住的義勇部隊──實際上是想到獲得宣戰名分的羅札利亞正規軍的偽裝部隊──已經被用作誘餌,所以才不得已的連主力部隊都必須提早曝光。
處於劣勢的一方要是再中了對方的圈套,那就真的是陷入連一點點勝算都沒有的最糟狀況了……
不過卻爾比正打算利用這一點。憑他們的戰鬥力自然是無法侵入配置了嚴密警戒的主動力區域;而且就算能成功,靠著手上那點裝備和器材,要破壞中樞部位的旋轉機關也是相當困難的。但是,如果可以從目前身處的區域啟動不遠處的對空管制室控制系統、或許還可以有所期待後續。聽說解放軍的戰鬥部隊不但精英眾多、而且士氣高昂,應該可以有所作為。
正因為是在房為機制方面有絕對信心的要塞,所以只要能夠從內部將其破壞掉、形式就會大轉…雖然已經演變成完全依賴解放軍的力量去進行一場沒多大勝算的戰鬥,但他們已經決定把一切都押在這上面了。
「必須這麼做吧?不然的話,我們死後怎麼去跟伊芙凱娜雅交代?」
朱諾的話讓所有人都靜靜地低下了頭。一切順利也好、失敗也罷,不管選擇哪條路,他們都已經沒有活著回去的可能性。就連艾卡都已經對此有所覺悟了。
爲了殺雞儆猴,偽裝成解放軍的義勇部隊即將被處刑。以拖航時的砲擊聲為信號,已經大致摸清管制室位置的獵犬也開始了他們的作戰。
擊倒了被突然出現的入侵者給嚇的手足無措的士兵後,眾人便一鼓作氣的充向外圍道路、朝著遠遠就能望見中央區軸的要塞下層中央區域前進。只要過了這段圓形內郭道路,應該就能在對角處的外圍道路前端發現通往目的地的區域了。
才剛剛踏進中央區域,空中立刻鳴起足以驚動十層樓的驚人警報聲響。士兵盤查的騷動聲此起彼落、同時還伴隨著以為是裝飾的鋼制物體從牆面上陸續分離出的巨響。

這是在開發時被編碼為"盧克"的最新思考型戰鬥武器。
是席德博士在開發巴哈姆特時一起反覆實驗、目標是將來要成為阿爾凱迪亞軍隊主力的高性能自動機械。它的製造與運轉概念是從蓄積滿魔霧的巴哈姆特本體補充能量,藉以發揮強大的魔法效果、使入侵者動彈不得。
盧克系列兵器一共有三種,在陣陣運轉引擎發出的低鳴聲中以響徹天空之勢飛馳而來;由於是機械,劍與魔法對他們的攻擊效果並不明顯,這些棘手的自動兵器等於是一隻麻煩至極的鋼鐵看門狗。

僅僅看了一眼,優秀的工程師卻爾比就對席德博士在臨終前所遺留下的,這種高完成度的全自動武器嘆為觀止。這完全是天才的傑作。作為巴哈姆特的內部防禦系統,應該再也不會出現比它更厲害的研發了。
此時,他果斷的做出了決定;必須提前使用手中的王牌。如果這時候被盧克圍住,要不了多久,所有的人都會被不斷蜂湧的警備兵團團包圍、落個戰死的下場。考量到之後的情勢,現在已經不是捨不得拿出來的時候了。
「艾卡,放下來,就在這裡使用。」
「可…可是老大……」
雖然這樣說,但艾卡還是立即對背上的東西開始進行設置。他將那些帶來的機械材料搭建出一個鋼鐵機器人的基本型態,只有中心是一個空洞。
「大家快去前面,我來擋住這邊。」
卻爾比進到空洞內坐下,將四肢滑入機械之體內以包覆住;機器人是採用莫古利的身型骨骼去設計,所以很順利地就能套上他的身體。隨著啟動聲響起,無數小型化至極限的旋轉機關開始運轉、接著產生動力。
那就是"機械鎧甲"。專爲在體格方面處於劣勢的莫古利族騎士用於肉搏戰而開發、是被機械工程都市高格視為極品藝術的機關裝置。只不過眼前的這一架小型輕量機所具備的非凡性能已經遠遠超過了高格的人們所看過的、認知的程度。
裝備了機械鎧甲的卻爾比猛然跳躍起來,盡量縮短與自己最接近的一個球形盧克之間的距離;接著他抓準時機,在極近距離的狀態下射出了配置在手臂裝甲上的伸縮式長矛。厲害的是,從長矛上導出的高壓電擊,燒斷了盧克的內部裝置線路、讓它瞬間停止了運轉。
「卻爾比!你…」
四個人拼命地往前跑,在內郭道路末端,朱諾一邊回頭一邊喊著。
然而雙手都用在操作機械鎧甲上的卻爾比已經沒辦法"出聲"了,只能用眼神示意他們快走、朝向下一個目標邁進。視野範圍的盡頭,同伴們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外圍道路上。

這具機械鎧甲,可說是卻爾比集設計技術大成之作。
作為一台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機械裝置,能產生動力的不僅僅是旋轉機關;旋轉光輪在旋轉時生成的剩餘能量也能轉換為電能,並透過高性能電池來蓄積產生的能量、轉換成超強的輸出功率。此外,不需要犧牲戰鬥力就可以將機體最大限度的輕量化、使原本笨重的機械鎧甲展現出令人驚訝的瞬間爆發力;毫無疑問地,卻爾比是一名天才工程師。
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會這麼沉溺於自己的才能。
原本只適用於小型體格種族的機械鎧甲,只要使用他所開發的技術,就可以設計成人類所能搭乘的大小。要是再多花一些時間,甚至還能改造出適用於錫克與邦加族的機械鎧甲。
兩年前的卻爾比,帶著已經完成的人類用機械鎧甲的設計圖,來到了被阿爾凱迪亞帝國武力鎮壓的納布拉迪亞王國兜售;雖然這是一種不被高格認可的行為,但他覺得這具機械鎧甲是自己的獨創,所以沒什麼好顧忌的。優秀的設計讓他從納布拉迪亞獲得了大量的資金,於是他開始嘗試著進行更自由的研究開發;仰慕卻爾比的高格工程師們也被他的的理念和夢想所吸引,決定和他合作、一同進行研究和開發。
接下來,他們就遭遇了那場慘劇。
除了卻爾比以外,所有的莫古利都死了。一瞬間他就永遠地失去了準備要一起回到故鄉、無可取代的朋友們。
他憎恨著所謂的新朋友。在他的胸口中翻騰的,就只剩下對阿爾凱迪亞的復仇之心。

…不過,如今再回頭想想……

他舉起槍,朝一個正準備噴射火焰的盧克用力刺過去,並迅速跳起來、踩在從背後逼近的另一個盧克上面。鋼鐵製成的雙腳輕而易舉地將裝甲踩穿,那個盧克一邊搖晃著、接著掉進了中央曲軸位於縱向的大坑內。過了幾秒,只見下方噴湧出爆炸的火光。

如今再回頭想想,或許他其實很盼望這一天的到來。

將席德博士製造的武器和自己開發的機械鎧甲相比,究竟哪一個更優秀。
懷著想要較量一番的心態,卻爾比才把自己的發明帶到了與帝國敵對的納布拉迪亞。
從第一次得知席德的名字,第一次看到他所開發的機械的那天開始,身為工程師的卻爾比就無法自拔地陷了下去。他展現了身為莫古利族、不容侵犯的驕傲與志氣,決心向席德挑戰。
於是,他的心裡滋生出這樣的心境。一種名為"忌妒"的詛咒。

……一切都結束了,席德。

卻爾比堅信勝利是屬於自己的。他對準了最後地、已殘破不堪的盧克,正準備要給它致命的一擊。突然間……
一個機能本應停止的盧克突然移動到射程的上方,接著被施予了反射魔法的球體內釋放出能量、能量順著機械鎧甲的電路逆流了回來。
過量的電流衝擊讓蓄電池起火燃燒。而失去能量輔助的鎧甲很快就會到達極限、機體中止運轉。
原本這具機體的設計就是以運轉時間的限制來換取高功率輸出;正因為如此,所以它原本是用來破壞管制系統的王牌。
……給輔助思考型電路加上超載阻斷組件嗎…不愧是席德博士。但是我也……
將因為電擊而走神的意識強行拉回來後,卻爾比操縱著發聲器並以手指習慣性地按下控制器;他繼續往動力源─魔石,施加高壓力。就在魔石破碎的同時、魔霧擴散的面積瞬間增大了許多;高速運轉的旋轉機關發出了崩潰前的鳴叫聲。卻爾比抓住這最後的一瞬間,使機械鎧甲釋放出爆炸性的功率。
卻爾比用槍貫穿了施放反射魔法的盧克,另一隻手臂插進另外的那個盧克裝甲上的孔洞,帶著兩架機體跳了起來;接著,他越過欄杆,朝著無底的深淵躍去。
在半空中,機械鎧甲的機能已經完全停止;在高速下墜的過程中,卻爾比突然感到、時間的流逝原來可以是無限的……
……席德魯馮斯…你的眼中總是能看到巨大的光芒,不管從光芒中誕生出的是善還是惡;作為一名工程師,你看到的只有未來……
卻爾比含笑閉上雙眼。
……莫古利也好、人類也好,都不可能戰勝那種男人的。啊、席德啊…如果存在死後的那個世界,我希望能在那裡和你聊聊工程事業。
風聲在耳邊疾馳,他的意識也隨之中斷了…
在中央曲軸的最底層,充斥著閃光和爆炸聲。

 

***

「等…等一下!莫非你……」
在外圍道路和一群警備兵交戰的菲吉亞,面對追逼而來的指揮官奇怪的舉止、正準備抽出雙刀來應戰,這時他卻忽然停止了動作。
如果只是要乞求活命,菲吉亞會毫不猶豫地將對方殺掉;反正對方是自己憎恨的裁判,握著刀的手不會有絲毫猶豫。但眼前的這個裁判不但當場把劍丟掉,還驚慌失措的開始摘起頭盔。這太令人驚訝了;菲吉亞頓時大腦一片空白,也中止了攻擊。
出現在頭盔下的、是一張和他年紀相仿的男性面孔。那張臉上同時露出了如同見到亡靈的驚恐、和暫時逃過淪亡刀下亡魂的一絲安心。
「果然是這樣…你還活著!我還特地出席了你的葬禮呢……想不到你竟然從納布迪斯逃了出來!」
「……混蛋,你在說什麼…」
雖然這麼說,但不知爲何菲吉亞卻感到背脊湧上一股寒意,那種感覺、就像是有一群一群的黑色毛蟲從下面順著他的皮膚往上爬。
"既然如此,就大開殺戒吧!"他的體內有個聲音在慫恿著。
「怎麼…你不記得我了?我們不是士官學校同期的嗎?我們還一起被選中,而你還先我一步出人頭地呢……喂、基利安,你幹嘛拿劍對著我啊?我也是裁判啊,你要殺了我?」
「啊……啊?」
菲吉亞感覺腳下的地面在崩裂、並伴隨著劇烈的晃動;迄今為止自己所依存的一切驟然消失、恐懼的靈魂開始向黑暗的深淵墜落。
往事的碎片從黑暗的底層清晰地浮現出來,陸續填補上不斷湧現的片斷、填充見他的腦海。

……失去一切的那個夜晚……記憶,復甦了。

菲吉亞疾馳在沐浴著月光的雨花石馬路上。他從都城外侵入,直向王宮而去;被打倒的年輕士兵,鮮血在地面上渲染出大片的紅色黏稠。他們以幾個人為一個小隊衝向王宮,帝國士兵的部隊──不知爲何自己會跟他們行動──士兵們很恭敬地向他問著什麼,他則是很果斷的下著指示。好不容易抵達王宮的其中一個寶物庫,他們如預期的發現了魔石。只見他嘴裏喃喃唸著"破魔石"然後把研究交給他的金屬製大箱子打開;箱子裡緊緊地塞著一個看起來構造極為複雜、不知道有什麼功能的測量儀器。他將石頭放了進去、並爲機具注入動力。
這時,鎧甲光鮮莊嚴、地位明顯較高的帝國將領出現了。這個男人……裁判長察覺到他正在做的事,頓時火冒三丈。
「爲什麼在這裡就開始實驗?我已經說過這樣很危險了。不是告訴過你們詳細情況要等到離開納布迪斯再調查嗎?」
「您教訓的是,澤庫特裁判長。」他說道
「不過這是達克勒研究所下達的命令,我只是按照席德博士的要求做、他說樣品的數據越多越好……」
「你對飛黃騰達還真是熱衷哪…傑拉斯裁判,年紀輕輕地就已經是六局的第二把交椅了。」裁判長將模擬嚴肅面孔的頭盔取下、並丟下這句話。不悅的神情讓菲吉亞想到了認識的一個人。
除去那豐盈茂密的頭髮和刮的很乾淨的鬍子,他分明就是那個空賊──雷達斯。

然而,緊接著一陣對話之後,石頭卻突然發生了異變。
異變震撼了整個空間。從石頭內產生的驚人壓力以持續倍增的激烈速度讓石頭膨脹起來,彷彿在是回應他渴望力量的野心。傳承至拉布拉迪亞皇室、神賜與的破魔石"夜光的碎片"開始暴走,將吸收蓄積了數百年的魔霧通通釋放出來。
就在眾人即將被破魔石的光芒吞噬的時候,澤庫特強而有利的手臂抓住他,把他拖出寶物庫。這個動作才剛完成,魔霧便如浪般湍流奔騰、洶湧而出,強烈的噴發將一群人噴得四散而去,然後……
然後,年輕的裁判・傑拉斯幾乎變成廢人。慘劇讓他的心裂成碎片,他用空洞的眼神凝望著演前的維艾拉……臉上露出如白色火焰般憤怒的阿蘿拉。

……是的,引發那場災難的不是別人,正是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伴隨著慘叫的吼聲,菲吉亞…曾經的裁判・傑拉斯…劍士的雙刀從他手中滑落。在與皇弟一起參加閱兵式時、為了表彰這位以裁判長為目標而勤學苦練的有為青年,維因・索利德當眾賜與了他這兩把利刃──柳生的漆黑。

眼前的裁判對菲吉亞的激烈反應大吃一驚,他將藏在身後、已經裝填完畢的弩對準了他。這個人既是自己從前的同事又是好對手,但也正因為如此,他一點都不打算放過這個機會。
就在極近的距離,連鎧甲都是刺穿的箭射向了劍士毫無防備的心臟…就在這個時候,不知從哪伸出的一根長棍猛地朝那個裁判裸露的頭部使勁敲了下去。箭因此偏離了方向、擦過地面,而頭被打破的裁判也一命嗚呼。
於是,外圍道路這邊的戰鬥也結束了,因為那個裁判已經是這個區域內代表帝國勢力的最後一人了。
棍子上殘留著頭蓋骨被打碎的觸感、艾卡依然緊握著它,他顫抖著肩膀努力維持呼吸。這是他第一次親手殺人,但他並不後悔、也沒有感到害怕。不那麼做的話,菲吉亞只有死路一條。
但一切都為時已晚。恢復了身為阿爾凱迪亞人的基利安・傑拉斯的記憶,菲吉亞的心再次隨著納布迪斯毀滅的那天一起死去了。以復仇的劍士──菲吉亞之名生存,兩年來懷著仇恨和憎惡之心奪走了自己同胞的生命。此時此刻,這一切都成了無法抹滅的罪孽,貪婪地將他的靈魂吞噬殆盡;自己滿心的憎恨最後還是全部回向到了自己身上。
「……菲吉亞…」
阿蘿拉步履蹣跚的靠過來,抱住他僅尚存一息的身軀。
菲吉亞的身體搖晃了幾下後膝蓋便慢慢跪了下來,接著倒進她的懷裡;而阿蘿拉也隨著跪倒,以支撐他的身體。

這兩年來,給精神崩潰的裁判・傑拉斯賦予架空人格的正是阿蘿拉。森林的子民維艾拉是極少見的種族,她擁有能夠和樹木對話的高度精神感應。阿蘿拉在心靈已經虛無空洞的基利安身上投射了自己發自內心的憎惡,將他塑造成一個本來不存在的人──菲吉亞。
然而那一切都在這裡結束了。她一直守護著、伴隨著、愛著的男人消失了。對一個嚮往外面的世界而捨棄了森林、在納布迪斯的地獄裡已經絕望過一次的巫女來說,再也找不到站起來的理由了。

「走吧,艾卡。」
「大姐?」
「這兩個人的旅程,已經結束了。」彷彿想要甩掉這種思緒,朱諾一邊往外走一邊說道:
「還有伊芙凱娜雅的旅程…大概還有卻爾比的……」
「………」
「我們的路還沒走完,動身吧。」
「……好。」
無數次的回首,但艾卡最後還是離開了這個地方。作為瑪斯蒂弗工會生還的成員,為了完成那個目的,他必須離開。

阿蘿拉依舊摟著菲吉亞一動也不動。兩人就這樣靜靜地跪坐在帝國兵屍體堆積如山的路上,久久地、如同雕像般。

 


***

巴哈姆特的對空管制系統,宛如一座聳立的鋼鐵之塔。
其中,供盧克系列所使用的思考電路得以發展的控制裝置、以數以百計的單位進行著編制,擁有等同於人腦的功能。無數被埋在空中要塞巨大身軀內的對空炮──小型武器發射器全部連結在這上面,只要察覺有敵機接近,密集如插針般的炮身就會以準確的方向對目標進行追蹤、不斷朝對方發射數不清的子彈;只要這個裝置起作用,就沒有什麼物體能夠靠近巴哈姆特。
這張密佈在空中、肉眼不可見的敏銳神經網絡──完美的迎擊系,就是席德的設計、並且在這裡完成的。

管制室的警備兵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解決。以槍手為核心的兩小隊在裝置的前線擺下陣型,光憑著藏在遮蔽後方的朱諾和艾卡是不可能再更接近一步的。他們以死守管制系統為最優先事項、來等待援軍的抵達。
原本就是爲了應付這種狀況而準備的高性能機械鎧甲,如今已經伴隨著卻爾比消失了;再加上又失去了菲吉亞的戰力,要在後備的增援趕來之前擊倒所有警備兵、將牢固死鎖在鋼板上的裝置破壞掉,如今已經是不可能的事。
但即便如此,該做的事情還是要繼續;如果不能停止這個系統的機能,解放軍只會在巴哈姆特面前不斷送命。然而能夠開啟機會之門的,或許只有他們兩個了。

「…這麼說來,我的旅程也要到達終點了。」
將身體隱藏再障礙物下面的朱諾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妳這話是什麼意思,大姐?」
「就是說這是我的使命。」
朱諾將原本應該裝填在義肢裡的彈夾,像裝飾一樣、在鎧甲表面裝上了幾個;而唯一一個印有記號的則是裝在腳上。
和其他彈夾相比,印有記號的這個填入了三倍劑量的火藥;是她拜託卻爾比準備的,用意是要在危及的時刻用的,但是只有一發。
「大姐?」
「艾卡…」
朱諾用艾卡至今從未聽過的、溫柔的聲音叫着他的名字,然後她環過手臂緊緊地抱住艾卡的頭。
「你一定要活下去。如果瑪斯蒂弗沒有人了,那不是很寂寞嗎。」
她已經做好赴死的準備了,這是錫克的直覺。
艾卡大喊著"不行、不會原諒妳"試圖甩掉她抱著自己的手,但朱諾的手臂卻像鉗子一樣死死地扣著他,怎麼也甩不開。
「大姐,不行!朱諾姐妳也要和我一起回去!」
「聽我說,艾卡。」她的呼吸平穩,用一種堅定的語調緩慢地訴說著:「因為義肢使用過度,所以我身體的骨架已經開始鬆散了,伊芙凱娜雅也知道。這個用魔法也治不好…不…根本就不可能治好的,能夠堅持到今天已經是不可思議了。」
「大姐…那樣的話,我也要……」
「你是個好孩子,真的是個好孩子,總是位同伴著想……所以,善良的你才可以一直走到這裡。但是,已經夠了…要死的話一個人就夠了……」
一邊說著,朱諾的眼淚還是忍不住流了下來。她輕輕地撫摸著艾卡的頭,就像哄著孩子的母親一樣。
「從你那裡,我體會到很多的情感。在比約埃爾巴的時候,我終於開始恢復正常…如果沒有你那麼真誠的對待我,只靠著憎恨和詛咒的我根本活不下去。」
「………」
「好了,準備好了嗎?已經沒有時間了。」朱諾再次用嚴肅的口氣說道:「等我衝進去,你就馬上離開這裡,找個地方躲起來。如果順利的話,解放軍的襲擊應該會很激烈、敵人是無暇顧及你的,這時後你就趁機去找一艘艦載機逃出去。但要是不幸死掉的話,到了那個世界可別不理我。」
「如果我們還能在那裡再見就好了。」
錫克拭去眼淚,用力點了點頭
「朱諾姐,多保重……」
「啊,放心吧。我會幹的很漂亮,絕不會讓自己後悔的!」
朱諾喊了一聲,接著她從遮蔽物的陰影中跳出來,頭也不回的往外面衝出去。

已經預料到這種狀況的警備兵確認目標位置後,一起扣動了機槍的扳機。近十發子彈朝著邦加活靶般的身體射去…但她並不覺得害怕。事實上,她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了;即使要害也中了數發子彈,但對如今的朱諾來說已經無所謂了。哪怕多一秒,也要盡量地移動身體。
距離已經越來越近,配合地形、她開始快速調整義肢的角度。
緊接著就是把特製的炸藥點火。以正常值數倍的威力把鋼鐵軸擊出、將整個人化作巨大的砲彈發射出去。
就在這個時候,超越常軌的加速使得她的脊梁骨開始折斷成碎塊。僵直的肌肉失去了維繫,朱諾只好用頭部對控制裝置展開特攻。
鎧甲破裂了。這時她已死亡的肉體直到腰部、已經完全嵌進裝置內側,裝飾在頭部的彈夾也全部都炸裂了;驚人的衝擊直接擊中了裝置內側,將精密的思考電路群炸得七零八落。在警備兵們驚愕的縮著身子往上看的過程中管制系統的儀表板上顯示出誇張的數值。它的機能永遠停止了。
就這樣,解放軍戰鬥機部隊終於可以對始終難以攻陷的空中要塞展開有效的攻擊。此外,靈巧而快速地穿越槍林彈雨後,艾雪一行人乘坐的飛空艇斯特拉爾也成功的在巴哈姆特上登陸。
這的確是這場戰爭的風向發生改變、最初的瞬間。入侵的達爾瑪斯卡公主接著見證了乘坐在艇上的最高司令官、兼阿爾凱迪亞帝國最高統治者維因・索利德的落敗,爲在絕望中拉開序幕的這場戰鬥鋪上了議和的道路────

空中要塞・巴哈姆特墜落了。激戰的最後,從稱霸天空的王者那無敵巨獸般的軀體上,驚人的超大碎片一塊一塊地朝大地掉落。
對已緊鎖心扉的阿蘿拉而言,這些事情沒有絲毫影響。她會陪著菲吉亞一直到死,然後夢到那片令人懷念、已經被自己捨去的森林……

──誰來救救他……有沒有人啊!

同族迫切的思緒突然將她喚醒,原來這艦內還有一個維艾拉在找人救命。她希望這個抱著已經受傷的自己、對自己來說無比重要的人類青年能夠平安無事,於是心中的聲音拼命地在呼喊著。
已經與我無關了…阿蘿拉這樣想著,準備再次緊鎖起自己的心扉。但在此同時,她忽然感覺到菲吉亞手腕上的脈搏跳動了一下。
他還活著!
稍稍地、森林的巫女睜開了眼睛。她的意念擴散開來,心靈之眼在巴哈姆特內四處掃描。哪裡是安全的地方?還有能夠逃出的路嗎?……一定要把出口找出來。

然後……

被破壞掉的機關部裡,被空賊巴爾弗雷抱著的芙蘭腦子裡突然傳來一個清晰的聲音,那正是引導救贖的低語


充溢著"死亡"的悲傷時代,終於閉幕了。

 

 

 


***

沒頭沒尾心得之嚴肅篇

外傳裡提到很多本傳裡模糊不清的點 讓我得以更加理解這眾生相的恩恩怨怨
但是我比較想知道的是這篇官方外傳的設定時間 是在本傳劇情撰寫的同時嗎 還是後來才找縫隙插入了
如果是後者 那我只能說べニー松山這位作者還真是會找縫鑽= =

如果真如文中所述 那麼雷達斯肯定很清楚死都爆炸的責任其實並不在他
那 對他而言 又何需去扛起這份罪惡 讓自己生還後在悔恨中度日 最終甚至用自己的生命去贖罪
我想那就是責任感吧 是"男人的肩膀"發揮的極致
但於此同時 我相信他會如此悔恨 或許也表示了他無法原諒如此崇尚力量、追隨維因的自己

剛開始或許不知道 但隨著事態的發展 他真的不知道維因跟席德是"共犯結構"嗎
不知道的話 生還後的兩年間他就不會躲在海港了吧
我想起初他的心是沒有那麼痛苦的
只是 躲在跟帝國有往來 易於收集情報的海港越久 他越是知道維因跟席德共犯結構的關係 他也就痛苦
那麼自己一直以來 崇尚"力量才能成就霸道 而維因就是最好的選擇"的信念到底又算什麼

應該從沒有人跟他說過 他這種人或許也無法理解維因跟席德想要的不是得到這個世界後能夠帶來的利益與掌權的快感
這兩人…應該說是三人……他們想要的是根本地破壞掉這個世界的體制 塑造真正屬於人類的歷史
所以相對於雷達斯 更加崇尚力量、可以爲了追求力量而沒血沒淚甚至未此而死也在所不惜的貝爾加 或許是更幸福、更無憾的


只是 沒別的辦法了嗎…雷大叔在大燈台上非得犧牲自己才能救的了大家嗎……
好啦我只是在遷怒= =

 


***

沒頭沒尾心得之擺爛篇


雖然是很嚴肅的一篇 但…這章給我兩個很大的啟發跟一個很小的感想…


啟發之一是 可愛到讓人想抱進懷裡左搓右揉的莫古利族 原來個性是這麼差的嗎= =
既好強又嚴肅 還有分明的社會階級

此外 我也很難想像 小的跟絨毛娃娃一樣的小莫古 絕大多數從事的行業是一點也不斯文
最多莫古從事的工程師跟機工士、魔道士、最驚悚的居然還有不少騎士=口="
天…想像身體全長只有80~120公分的絨毛兔子手持騎士大劍 目露凶光 擺出令人生畏的架勢大吼一聲:公主妳快走,這裡我來檔!
或是:公主不要怕!讓我保護妳!!
= =


這個章節給我的啟發之二是:

原來…兩年前的雷達斯本來是有頭髮沒鬍子的嗎我真想看看那模樣……
又 莫非過濃的魔霧跟輻射一樣會改變人體結構= =

又另外 所謂的武人 服裝品味都是那麼差的嗎冏rz..........

 

 


很小很小的感想則是:

翻譯這篇文章的人翻的真差…很多地方明顯與原文十萬八千里 動態部份更是翻的一蹋糊塗看都看不懂到底在寫啥……
手打這篇文章的我很多次都覺得自己的眼睛被猥褻了=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